听到李不悔的话,陈六合也冷笑了起来,道:“你们的人毫无规矩毫无礼数,是他们动手在先的,难不成还想让我站在这里当沙包吗?”

说着话,陈六合环视了一圈,道:“今天这里一个都没死,就已经是我给足了你们颜面了!”

“走吧,到此为止!有什么账,过了今晚再来慢慢的算!”李不悔对陈六合下了逐客令!

陈六合却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,他淡淡道:“我们都走到这里了,您老人家觉得要请我们离开,有这么容易吗?”

“如果我说的话不够份量的话,那我就只能让人把你们清出去了。”李不悔一字一顿的说道,火药味浓重!

陈六合凝视了李不悔片刻,旋即耸了耸肩,道:“呵呵,你们真是一个笑话,这么多人,竟然还会被我跟王金彪两个人吓唬住!李观棋就这点胆魄吗?是不是经过昨晚的事情,直接把他胆子给吓破了?”

“不过连您老人家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什么?这样吧,您只要承认了李观棋害怕我们,我们现在就走,怎么样?”陈六合笑意盎然的说道,他今晚来,就绝不会虎头蛇尾,不玩的热闹一点,怎么对得起此行?

李不悔的眼中已经有怒火在窜动了,他太清楚陈六合心中是怎么想的了,陈六合就是想趁着李观棋住院的机会,帮王金彪大涨声势,帮王金彪竖立威望呢!

而在这里出尽风头,表现得强势无边,正是最好最有效的方式!

“陈六合,凡事都要有个度,不要玩的太过火了!真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,就不好了。”李不悔压低了声音。

陈六合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,冷笑道:“都已经玩到这种地步了,早就已经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,你还跟我说这种屁话?”

陈六合凑近了一些,低声道:“老不死的,实话告诉你,今晚来,就没想过要收什么场,闹的越大越好!”

李不悔目光中迸发出阴鸷:“你就真不怕走不出这家医院了?”

“怕,但那也得玩啊,这年头,谁太惜命谁就输了。”陈六合满脸笑容的说道,两人的对话声音很低,只有他们两个人能相互听到,其他人,都听不清楚。

李不悔目光中的凝色更重,死死盯着陈六合,道:“你还真是个不怕死的疯子。”

“玩就玩的过火一点嘛,小打小闹有什么意思?不在这个时候造势,岂不是太对不起在鬼门关晃悠了一圈的李观棋了?”陈六合轻声细语的说道。

李不悔轻轻呼出了一口浊气,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当中,他知道,陈六合跟王金彪今晚是不会轻易离开了。

即便最后是被逼走了,可是,就如陈六合所说,外人会认为,李观棋是害怕了王金彪,所以连见王金彪一面的勇气都没有!

毕竟,陈六合跟王金彪才只是两个人前来而已,而这里,俨然已经被李观棋的人给控制了!

在这种情况下,还被陈六合跟王金彪两人吓住了,传出去简直就是一个笑话,太跌声势了!

所以,这让李不悔有了一种进退两难的感觉!

今晚陈六合下的这步棋,就有点将军的意思啊!

在心中盘算着这些,李不悔的神情就更加沉冷了,连他都不得不承认,陈六合真是一个剑走偏锋的奇才,这样的一步棋都能走的出来,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,没人能想到陈六合在这种时刻,会带着王金彪闯这块龙潭虎穴!

原因很简单,因为走出这一步棋,是要承担极大风险的,要承担着可能走不出这家医院的风险!

陈六合真是一个喜欢冒险的疯子啊!一般人绝做不出这么疯狂的事情!这是在对赌!

陈六合没有言语,只是用一种戏谑的目光与李不悔对视着,他似乎是在等着李不悔做出决定。

一时间,连李不悔这种老狐狸都有点拿捏不定主意了,因为他不知道陈六合跟王金彪两人见到李观棋之后,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,这是要承担一定风险的!

陈六合可是个什么事情都敢做的疯子,王金彪身为陈六合的狗,在这一点上,似乎把陈六合的疯劲都学了去,也是个做起事情来不折手段的主儿!

就在李不悔都有些举棋不定的时候,一个男子小跑了过来,在李不悔的耳旁低语了几句。

这个男子陈六合认得,正是李观棋身旁的又一个心腹智囊型人物,郭嘉承!

在他出现的时候,不管是陈六合,还是王金彪,都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一样,很平静,看都没去多看他一眼!

郭嘉承对李不悔说了几句话,便站在了一旁,目光阴冷的扫了陈六合跟王金彪一眼,充满了敌意!

“这是观棋的意思?”李不悔斜睨了郭嘉承一眼,凝眉问道。

“是的李老,是龙王的意思。”郭嘉承恭恭敬敬的说道。

李不悔轻轻的点了点头,这才看向了陈六合跟王金彪两人,他道:“观棋答应了可以见你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