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榴看长孙嫣儿湿漉漉的衣裙,想着等丫头们起床再过来,夫人会冷,便道:“那不如侯爷您给奴婢搭把手,让奴婢给夫人换了吧。”

李良晟迟疑了一下,道:“还是先等一下吧。”

他才不碰,太脏,也太晦气。

石榴有些意外,本来以为侯爷很疼爱长孙夫人的,但是如今看看也不过如此。

石榴是长孙家那边的人,和长孙嫣儿有点沾亲带故,自然是维护长孙嫣儿的,道:“但是这么冷的天,若再不换下,夫人要冷了。”

“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,怕什么?”李良晟气恼地道。

他看着长孙嫣儿躺的地方,觉得便是换了被褥,那味道一时半会也散不去,便道:“你好好伺候夫人,本侯到别的屋中去睡。”

说完,李良晟竟然丢下长孙嫣儿走了。

石榴怔了一下,没想到李良晟竟然这么凉薄,夫人都吓成这样了,他也不留在这里等着夫人醒来安慰安慰。

而且,这也太不像他了,往日陈瑾宁没死的时候,他特别宠爱长孙夫人,所有人都认为,是陈瑾宁妨碍了他们,否则,他们定是最恩爱的夫妻。

可如今陈瑾宁都死了,怎么侯爷却反而不理会长孙夫人了?

石榴想不明白,等着丫头来的时候便一块为长孙嫣儿换了衣裳。

李良晟去了旁边的厢房休息,他双手枕在脑后,看着陌生的帐顶,心里想的不是长孙嫣儿见鬼的事情,而是明天皇上传召他入宫的事情。

他真的很怕,怕皇上追究兵败之事。

当时让陈瑾宁背锅,其实都是仓促的权宜之计,不过皇上和百官都相信了,他的心才稍稍安定。

只是,如今大军压境,皇上迟迟没派其他大将出去,他也担心明天皇上会直接把他封为元帅带兵出征迎战北漠。

若是往日,他一点都不害怕,因为有陈瑾宁在。

不管他嘴上承认不承认陈瑾宁的文略武功,可确实每一次带着她,她出谋献策,排兵布阵,都是十分妥当,且最后都能打胜仗。

现在他害怕,除了因为没有了陈瑾宁,还因为他吃过北漠的败仗。

说句不好听的,他被北漠打怕了。

想起苏东战役的惨况,他后背就一阵阵发寒,心脏都要缩成一团。

他甚至想,如果陈瑾宁在就好了,如果她还在,他便是再厌恶她……不,不,如果她在,他宁可不厌恶她,宁可宠她爱她敬她,起码,不会让他深陷在恐惧里头。

可这般想着,又觉得自己很没有骨气。

李良晟,你为何妄自菲薄?难道你没了陈瑾宁便真的不成么?你真是窝囊废不成?

不,你不是,你是将门虎子,你是声名显赫的江宁侯,苏东一战,若非贪功冒进,绝不会是这个结果。

如果皇上真的再点他为帅,他一定不会犯同样的错。

想到这里,仿佛丢失的信心才一点点地回来,可以坦然睡去。

长孙嫣儿在换衣裳的时候醒来了。

她是整个弹跳起来的,先是惊恐地看着四周,看到石榴时她也吓了一跳,警备地看着她,“你是石榴还是陈瑾宁变的?”

她这样神神道道,石榴被她弄得很紧张,道:“夫人,奴婢是石榴啊,怎么会是陈瑾宁?”

长孙嫣儿松了一口气,躺在床上,深呼吸了几口,眼睛发直,想起那一幕不知道是梦还是现实,只觉得恐惧还是盘踞在心底。

“夫人,您看见什么了?”石榴试探地问道。

长孙嫣儿满脸的惊怒,眼底藏不住的愤恨,“陈瑾宁,我看见了陈瑾宁,她变成了厉鬼回来找我报仇。”

石榴吓了一跳,“天啊,夫人您看错了吧?人都死了,怎么会回来?”

长孙嫣儿转头看着石榴,咬牙切齿地道:“明天你去找法师来,不管她是什么厉鬼,我都要她魂飞魄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