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一方案轮投高级倍投设置 > 百炼飞升录 > 第五千五百四十八章 安然
一道身影闪现,秦凤鸣的肉身重新出现在了当场,两道玄魂灵体一闪,直接没入到了肉身之中。

本体玄魂灵体,没有了那精魂的掌控,在第二玄魂灵体施术下已经苏醒。

但是本体玄魂灵体终究被那精魂施展了片刻的术法,虽然那术法没有损伤玄魂灵体,但在强大术法之下,本体玄魂灵体还是显得有些萎靡。

不过此刻秦凤鸣已经不再有丝毫的担心。

面对高大雕像的威胁话语,他没有一丝迟疑,直接便向着那精魂本源祭出了数道符纹,然后让黄色雾气席卷进了须弥空间。

这黄色雾气,能够让一位大乘之境的精魂都骤然生出畏惧惊恐之意,产生瞬间的呆滞,如此强大之术,可不是秦凤鸣自身术法神通。

这黄色雾气,乃是秦凤鸣第二玄魂灵体强力唤醒正在闭关之中的噬魂兽,让噬魂兽骤然释放出的。

面对那一瞬间就将本体玄魂灵体禁锢的恐怖冰之法则之力,身在须弥洞府之中的第二玄魂灵体,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。

但面对那恐怖的冰冻气息,第二玄魂灵体也是惊恐大现。

第二玄魂灵体身在须弥洞府之中,一直在关注着外面的争斗。秦凤鸣在争斗起始,就毫不迟疑让第二玄魂灵体与肉身进入须弥洞府,如此做法,一是他认准玄魂灵体更具威力之外,还有让第二玄魂灵体作为奇兵之意存在。

面对一名可能是上界滞留到此时的精魂存在,秦凤鸣没有一丝轻心存在。

非但没有轻心,反而显得非常谨慎。

在见到本体玄魂灵体被冰之力轻易禁锢之后,第二玄魂灵体猛然大惊,因为他发现,就算他神识稍微释放,都能够被外面那冰寒气息所冰冻。

如此恐怖的冰寒气息,让他顿时心中惊恐无比,因为他猛然想到了这冰寒气息是何种一样存在。

冰之法则之力,这在灵界之中,几乎是不可能出现。

但现在面前就出现了冰之法则之力,也只有冰之法则之力,才能够让本体玄魂灵体没有一丝抵抗之力就被冰冻禁锢。

面对冰之法则之力,第二玄魂灵体感觉瞬时坠入了冰渊,通体冰寒,几乎没有了思考之力。

别说是他,就是云灵仙子面对这灵界不可能出现的冰之法则之力,也绝对没有任何手段对其抵抗,被其冰冻禁锢,是没有任何疑问的。

惊恐没有持续多久,秦凤鸣第二玄魂灵体猛然从惊恐之中清醒。

他清醒瞬间,便已经想明,外面肆虐的冰之法则之力,绝对不是那精魂自身所施展的,一定是借助某种逆天之物做出的。

一念至此,第二玄魂灵体猛然争斗之心大起。没有一丝迟疑,直接便将吞噬了掩月魔猿精魂,正在闭关的噬魂兽唤醒。

虽然知晓此刻噬魂兽非是唤醒之时,将之惊扰,势必会让噬魂兽造成不小损伤。但面对那诡异手段层出不穷的精魂,秦凤鸣心中明白,如果不能将那精魂擒杀,那等待他与噬魂兽的,只有陨落一途。

如果噬魂兽被对方擒下,是不可能让它存活的。

因为噬魂兽,在被秦凤鸣认主之后,是没有可能再认主他人。而精魂也不会留下一只对自身有极大威胁的噬魂兽在身旁。

休戚与共情形下,秦凤鸣自然不会再犹豫什么,也不会计较噬魂兽被强行唤醒,会有如何的后果。

面对那恐怖的冰之法则之力,秦凤鸣心中明白,就算他将神殿激发,将墨焰雷蛙祭出,结果也不会有丝毫改变。

在冰之法则面前,无论杳惜仙子掌控的神殿,还是戾血冥蛙掌控的墨焰雷蛙,可以说都不会有丝毫抵御之力。

但面对这凶险境况,秦凤鸣也没有失去抵抗之心。

在想明那法则之力并不是精魂自身直接祭出之后,他立即便有了决定。那便是让噬魂兽祭出那可以吞噬精魂的玄奇吞噬雾气,而他激发命魂丝神通。

命魂丝,秦凤鸣虽然将数道封印在了第二魂灵体内,但他对于这强大手段,自然不会舍弃不用。

故此早就给本体重新祭炼了数道,以备不时之需。

而命魂丝,无疑已经成为了他此刻最后的手段。对于这一神通,秦凤鸣心中还是充满希望的。

只要精魂能够有一丝的迟疑,他便确信能够让命魂丝将精魂灭杀。

命魂丝,本就是一种用精魂祭炼而成的仙界之术,其强大,自是毋庸置疑。并且命魂丝有克制精魂功效,其所化丝线之上蕴含有一种诡异气息,能够让斩杀掉的精魂身躯难以轻易复原。

秦凤鸣一番谋划,便是要噬魂兽在精魂难以警惕之时释放其体内能够禁锢精魂的雾气,然后骤然驱动命魂丝。

让秦凤鸣大是一惊的是,噬魂兽被他强力惊醒之下,竟然差点走火入魔。

好在他急速施展出稳固精魂的灵纹,强力打入到了噬魂兽体内,这才将噬魂兽体内澎湃的神魂能量强力压制。

但就算如此,噬魂兽也已经受到了强大的反噬之力侵袭,不能真正现身对敌。

在须弥空间之中,强力施术,协助秦凤鸣第二玄魂灵体擒杀那精魂之后,噬魂兽也随之陷入到了昏迷之中。

秦凤鸣第二玄魂灵体能够突然自本体玄魂灵体身上现身而出,自然不是真的两具灵体融合在了一起。

而是秦凤鸣将那芥尘洞府附着在了本源玄魂灵体身上,乍然看视,好像是第二玄魂灵体从本体之中分裂而出的一般。

一番争斗将精魂擒杀当场,秦凤鸣顾不得探查噬魂兽受伤多重,急速将那精魂本源摄入芥尘洞府之后,他并未理会那雕像,也没有看视远处的噬灵幽火与正在趴伏在地的众银鞘虫,而是目光急速巡视,最后紧紧注视向了远处一片岩石所在。

在那处所在,正有一尊小巧的紫金光芒闪耀的雕像躺倒碎石之中。

这一小巧雕像,正是精魂曾经存身的那一雕像。

秦凤鸣最早接连出手攻击,都被一股好像是诡乱之力的气息所袭扰。秦凤鸣后来判断,那诡乱之力的气息,也绝对不是精魂自身施展出的。

不是那精魂施展的法则之力,那就只有一种可能,那诡乱之力,就是那小巧雕像所为。

虽然不知那精魂因何有这强大之物不用,而是精魂直接与他争斗。但秦凤鸣确信,这小巧雕像,定然非同一般是毋庸置疑的。

连那颗悬浮远处的恐怖圆珠都没有看视,秦凤鸣直接便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这雕像之上。

如果此地还有危险,秦凤鸣确信,就只有这雕像了。

停身在距离雕像十数丈外,秦凤鸣不再前行一步,目光紧紧锁定在这一紫金荧光散发的雕像之上,一时不再动作。

秦凤鸣看视许久,突然目光一转,看视向了祭坛正中的高大雕像。

自从秦凤鸣言说出先前那一番言语之后,那高大雕像便没有再发出一声话语。先前秦凤鸣没有在意,但现在,他却注视向了那高大雕像。

因为他心中感觉有些不妥,但具体何处不妥,他一时也难以弄明。

“难道是这尊小巧雕像之中有什么隐秘,就是那精魂都不能掌控,故此才舍弃雕像,凭借自身精魂争斗。”

秦凤鸣看视远处高大雕像一眼,然后转头看向近前的小巧雕像,口中突然喃喃自语道。

就在秦凤鸣口中话语出声之时,高大的雕像双目也乍然眨动了一下。

秦凤鸣没有看到雕像双目眨动,但他话语说完,却身形一转,就此远离了小巧雕像。

身形闪动之中,远处的噬灵幽火一闪,回到了他身前。

看着面前暗淡,且气息极为不稳的噬灵幽火,秦凤鸣心头也是大惊不已。这噬灵幽火虽然没有被灭除,但内中的数种火灵,却均都变得萎靡不振了。

不花费时间祭炼,难以再祭出争斗。

将噬灵幽火收入体内,秦凤鸣停身在了银鞘虫趴伏之地。这些银鞘虫,此刻与噬灵幽火一般,也是萎靡不振。

在经历过冰之法则之力的侵袭,如果不是精魂手下留情,这些只有成虫之境的银鞘虫,自是早就被灭杀了。

虽然精神萎靡,但秦凤鸣并没有发现这些巨大甲虫有何损伤。

于是挥手,将银鞘虫都收归到了百解化骛樽之中。在里面,自然可以将这些甲虫恢复完好。

收起银鞘虫,秦凤鸣才看视向地面上不断扭曲的一道道淡蓝色丝线。

让秦凤鸣诧异的是,被冰之法则之力侵袭一番的噬魂魔丝,竟然看上去没有什么损失,只是感觉这些魔丝有些僵硬了。

“难不成这魔丝之中,还有冰之法则之力存在?”秦凤鸣看视在地面之上好像纤细丝虫摆动的噬魂魔丝,口中惊疑出声。

“果然,这魔丝之中还有一股恐怖的冰寒气息存在。”

神识慢慢探查向那些魔丝,秦凤鸣霍然一惊,身形猛然急速倒退而走,一声惊呼,也自口中急速响起。

就在他神识触碰在噬魂魔丝之上瞬间,他只感觉一股恐怖的法则之力陡然涌现,顺着他神识,就要直冲他识海。

好在他早就有所准备,在神识触碰噬魂魔丝瞬间,他直接便舍弃了那道神识。

“看来要想知晓其中隐秘,要先将那雕像破除才可。”呆站片刻,秦凤鸣口中突然出声,说出了如此一句言语。

他话语说出,身形再次转向了祭坛之上的高大雕像。

他虽然得到了那精魂的本源,可是此刻绝对不是他施术之时。要想知晓这里一切,还有一物知晓具体,那就是这高大雕像。